帐 号:
密 码:
验证码:
类 型:
今天是:
“遗忘”孩子致死悲剧再发 “困境儿童”命运拷问何方
创建时间:2014-04-03 15:20:24.0   发布人:全通客服
两口子因吵架赌气出走,两个多月大男婴独留家中29小时死亡……3月28日,湖南省娄底市一个普通小区发生了这起家庭悲剧。近年来,各地频发婴儿意外死亡案,年轻的父母责任何在?是否可以采取措施建立预防机制?

  男婴独留家中29小时死亡

  死亡的男婴是颜某与李某的小儿子,这对夫妻懊悔地回忆,悲剧的发生是因为“误会”,两人都以为是对方在照顾孩子。

  3月27日上午,湖南省娄底市晨晖家园小区,家庭经济状况困窘的婴儿父亲颜某向妻子李某要1000元零花钱,李某不允,两人开始吵架。李某气急之下离家出走,并放话说自己不再照顾孩子了,让丈夫管。下午2点,颜某见婴儿睡着了,自己便跑到小区麻将馆玩麻将。

  随后的事情发展出人意料,颜某认为是门锁的突然失灵让悲剧最后上演。

  据他讲述,当日下午5点,他回家时发现钥匙无法打开家门,以为妻子在家里把门反锁了,此前两口子闹矛盾赌气时,也曾发生过类似情况。他随即转身离开,在母亲家吃完晚饭后,继续在麻将馆玩麻将直至28日凌晨。

  晚上7点,妻子打来的电话说家门打不开,两人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小儿子在里面!”颜某大喊,赶紧打电话叫开锁人员过来,但为时太晚,孩子的脸已经冰冷。

  李某回忆说,她吵架离家后以为丈夫一直在家,自己去驾校练车、给小儿子买衣服、到麻将馆打麻将,直到第二天晚上回家。

  记者从当地公安机关证实,这对夫妇确因经济纠纷先后离家出走,孩子因无人照料死亡。目前,颜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刑事拘留,李某因处于哺乳期而被取保候审。

  那些“被遗忘”的天使

  2013年6月,南京市江宁区一名1岁和一名3岁女童被发现饿死于家中,尸体已经腐烂。其父在监狱服刑,其母跑出家门多日,附近居民曾听到女童求救声……

  2011年9月,湖南省双峰县一名不足2岁的留守儿童被发现躺在已经死亡多日的奶奶身边,奄奄一息……

近年来,媒体曝出的因被“遗忘”而致孩童死亡或受伤的事件不断增多,这些事件背后折射新生代父母责任意识淡薄、社会安全网络不健全等系列问题。

  记者了解到,该小区的居民对这两口子并不陌生,两口子脾气暴躁,动气时没人敢劝架,往往对其家庭“敬而远之”。

  湖南省社科院教授方向新表示,年轻人责任感的淡漠不仅体现在个案上。与老一辈相比,现在一些年轻人在还没有意识到社会身份转变的时候,生理上的身份已经转变,其经济实力、心理准备、人生规划与为人父母的角色不相匹配。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陈涛将有“被遗忘”风险的儿童归类为“困境儿童”,他表示,困境儿童不是传统的孤残儿童,他们是逐渐陷入困境的,而由于缺乏明确的特征容易被社会忽略。

  被遗漏的“困境儿童”如何帮扶?

  方向新建议,可以学习国外经验,对即将结婚的年轻人或即将为人父母的夫妻,提供专门的心理、生理培训班,帮助父母增强责任意识。

  记者了解到,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

  但在现实中,撤销监护权在司法实践中只是小概率事件。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分析指出,上述法律条款并不具备可操作性,“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这个责任主体没有明确,导致在司法实践中没人承担责任,互相推诿的现象时有发生。

  “现行法律对监护权的转移、救助、如何紧急处置等规定模糊,本质上是公共权力进入私权利领域的尺度难以把握的问题。”陈涛表示,“此外,福利院等配套的儿童救助机构数量少,也是导致法律无法执行的重要原因。”

  2013年,民政部在多地推出试点,对困境儿童进行社会化保护。将父母重度残疾或重病、父母长期服刑在押或强制戒毒、父母一方死亡另一方因其他情况无法履行抚养义务和监护职责、贫困家庭等的4类儿童列为保障对象。

  专家表示,民政部救助范围虽有所扩大,但仍然有不少孩子无法列入,且儿童陷入困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应用法律法规来为所有儿童提供同样的保护。

  “事实上,每一个儿童都可能成为困境儿童,社区必须要有一支队伍负责儿童的工作,对每一家儿童的情况了如指掌,哪家父母病重、哪家儿童残疾、哪家父母有服刑等。”陈涛建议,在社区建立儿童保护网络,依靠具体的保护平台和机构将儿童保护落到实处。

[打印本页]  [返回]
上一篇:如何看待“三个不满意”和“三个...
下一篇:浙江普通高中招生出台新政策 禁...